专业版
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English
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政资讯 - 民政观察

城市改造,不应把老地名一起改掉

2017-05-09 09:01:55 来源:南方都市报;
浏览字号
打印页面

济南市委副书记、市长王忠林日前在查看济南的公路重点工程建设情况时指出,道路命名应体现济南特色,与历史文化相融合。一位市长在检查自己管辖的城市公路建设情况时,特意提出地名命名的问题,这表明了他对于地名问题的重视,更重要的是,在他提出这种要求的背后,一些城市在地名命名上盲目追求高大上洋、丢弃地方特色的情况已经很严重,需要城市的行政长官来作出提醒了。(4月26日《齐鲁壹点》)

改革开放以来,各地都出现了大规模的城市改造,在旧城区改造成新街道的过程中,原有的一些路名随着道路的消失而消失,这是可以理解的,但在原址兴建的新道路,却丢弃了原来可以利用的路名,完全另起炉灶,已经成为一种普遍现象。在近几年城市化、城镇化积极推进的过程中,随着城区版图向四围扩展,新的道路也随之拓展,但对它们的命名,却让人完全看不出这个城市的地域特色。以济南市来说,每年新增地名上百处,近3年每年更是多达150余处,但许多新地名并不为济南本地市民所待见。这种情况在济南西部新区最为突出,当地本有大金庄、小金庄、大饮马庄、小饮马庄等富有“个性”的地名,有很强的历史文化感,但是这个地区的新建道路却使用了青岛路、烟台路、日照路等“借”来的路名,用当地老百姓的话来说,“整得人都不知道到哪了”。

这种情况不仅发生在济南一个地方,已经是很多地方的“通病”。我的家乡江苏常熟,是江南的一座历史文化名城。家乡虽只是一座规模不大的县城,但从春秋到近代涌现了无数的历史先贤和动人的历史故事,旧城区的很多路名,都承载着沉甸甸的历史血脉和乡土情结,它们也是新建道路命名的丰富资源。但在近年来城区版图不断扩大之后,一些新建道路却被命名为黄河路、长江路、珠江路、泰山路、衡山路,根本看不出令家乡人自豪的地方文化特色。再加上千城一面的高楼华宇,对我这样一个游子来说,每次回乡走在这样的马路上,已经难以闻到家乡那“独一份”的亲切气息了。

一些地方为什么热衷于采用高大上洋的地名?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在于一些官员总是嫌本地的地名土里土气,不够气派。多年来,很多城市树立了建立建设某一方面中心的目标,一些官员就认为,带有本地地方色彩的地名是在拖这个目标的后腿,而使用一个高大上洋的地名,就算是洗去了土气,与发展潮流接上了轨。另外,就技术上而言,一些城市的开发商在楼盘乃至周边道路的命名上为了追求商业利益,命名了一些脱离本土、洋里洋气的楼名地名,造成既成事实。因此,要改变地名命名上丢弃地方特色的不良风气,既要纠正那种以高大上洋为时尚的错误观念,也需要相关部门通力合作,比如对开发商楼盘的前期审批,可以考虑引入地名办对楼名路名的审核。

地名不仅是一种地理信息的标志,更是一座城市的历史人文记忆,即使是像“三棵树”、“五棵松”那样的地名,看上去似乎无文,也记载了这个地方人类早期活动的足迹,有一份历史的沧桑感。为了留住城市记忆,北京、南京等城市近几年都开展了“复活”老地名的活动,在消失的老地名中,筛选出有较高知名度和历史文化价值的老地名,将其用于新地名的命名中。这两座城市的做法值得嘉许,但这其实是对以往的一种补课,而对于更多的城市来说,不仅需要这种补课,更需要的是吸取其中教训,在新建的城市道路命名上,再也不盲目追求高大上洋,而是将接续地方历史、弘扬地方文化放在首要位置。

建设城市,发展城市,需要确立远大的目标,但就地名来说,那些承载着本地独特的历史文化记忆的地名,不应该随着推土机的推进而消失,而是应该好好地继承下来,让这个城市的历史随着这些地名流传下去,成为养育这座城市子孙后代的独特的精神养粮。(作者系上海媒体人周俊生)

内容纠错】【关闭窗口

扫描关注广东省民政厅政务微信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