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版
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English
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政资讯 - 民政观察

当捐助者为“泪奔故事”捐款之后

2017-09-12 09:07:36 来源:中工网;
浏览字号
打印页面

科技的发展,让公益的实现形式越来越多元。人人公益、随手公益正在进入寻常百姓家。与此同时,无论是去年的“罗尔事件”还是最近的“一元购画事件”,都暴露出互联网公益自身存在的诸多问题。

质疑和争议的喧嚣过后,提高公益组织的透明度,提升公益行业的公信力,促进公众对公益的正确认知,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一元购画”火了的第5个晚上,苗世明终于踏踏实实地睡了一觉。在此前的4天时间里,这位刷屏活动出品方“WABC无障碍艺途”的创始人,几乎被“一元购画”刷屏席卷而来的冲击波“吞噬”了睡眠。

一项公益活动,不到半天时间,580多万人参与,募款超过1500万元。这事完全出乎苗世明的意料,“这回玩大了”。

质疑接踵而至。不过,苗世明并不意外。自从无障碍艺途成立以来,就一直有人质疑。

“认知和改变,都需要时间。”苗世明说,就像以前我们不习惯喝咖啡,现在好多人爱喝了一样。

成立8年无人问,一朝刷屏天下知

作为艺术公益类项目,“小朋友画廊”是今年腾讯“9·9公益日”推出的几个预热项目之一。苗世明的团队为此做了好几个传播方案,“那么多公益项目同时上线,我们这个有多少人关注到,心里没底。”

起初,“小朋友画廊”开在了上海的地铁站,作为此次活动的线下传播,苗世明觉得这个会“比较火”。直到8月29日一早,苗世明的手机“快爆掉了”,电话、微信、短信一个接一个地扑了过来。

同事们在微信的工作群里兴奋地讨论“项目接下来怎么推”,苗世明第一反应是,“不用咱们推了”。

不到半天时间,580多万人参与,募集资金超过1500万元,朋友圈被“小朋友”的画刷屏。公众在指尖接力中自发完成了最广泛的推送。

在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傅昌波看来,这是继当年的“冰桶挑战”之后,公益传播中又一个现象级案例。他认为,从传播的角度分析,这次“小朋友画廊”的刷屏,有着“天时地利人和”的因素。

“目前我国的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已经发育得相当成熟,我们有非常完善的互联网公益基础设施,这就是巨大的公益赋能基础。这个基础可以说刚刚开始,还有着很大的创新可能。”傅昌波说。

“而且,这个活动的传播口号‘每个人都有自闭的一面,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个孩子’,触动了每个人内心最柔软的一面。选择的36幅画作都很漂亮,色彩鲜艳明快。”傅昌波说,再加上一元钱就可以捐赠,几乎零起点,满足了社交媒体环境下,大家“炫酷”献爱心的心理。

不过,这一次,公众“突然而来”的巨大热情还是让苗世明感到有些措手不及。作为一家致力于为残障人群提供艺术培训和艺术推广活动的公益机构,WABC上海艺途无障碍公益基金会早在2009年就成立了。

“我们都做了8年了,之前你们都去哪儿了?”苗世明又惊又喜。

缘何频频受质疑,主因仍是不透明

“善款去了哪儿?怎么使用?有没有企业参与分成?”

“小朋友画廊”火爆几个小时后,质疑的声音就出现了。

苗世明和腾讯公益分别进行回应,称善款将用作WABC发起的“用艺术点亮生命”的项目,善款将先到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深圳市爱佑未来慈善基金会,由爱佑分阶段、按照项目打给WABC,并由爱佑对其进行监管,未来所有的账目都将在基金会官网公开公示。

当得知筹得的钱不是直接给作画的自闭症孩子时,许多捐赠者觉得自己“被骗了”。苗世明的解释是,WABC无障碍艺途是专注特殊人群艺术疗愈的项目,捐款主要是用于艺术疗愈项目,而不是用于让这个特殊人群脱贫。“他们并不是都来自贫困家庭,他们需要的是社会接纳。”

苗世明认为,有质疑并非坏事,他把回应质疑的过程当成一次普及认知的课程。他公布了团队在10个城市的工作室地址和联系人的联系方式,接受公众的询问。

即便如此,在参加一档电视台专门围绕刷屏事件制作的节目时,面对主持人接连抛出的尖锐提问,苗世明还是有些“不舒服”了。他心想,“怎么还在问这些问题?你们能不能上网多查查我们的信息,能不能花时间多关心关心自闭症孩子?”

不过,一组数据从侧面可以解释,质疑来得不无道理。基金会中心网和清华大学廉政与治理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基透明指数显示,中国基金会行业透明度为48.39分,距离满分100分还有较大差距。

与之相对应的,是当前庞大的互联网募捐体量。2016年“9·9公益日”共吸引677万爱心网友捐款3.05亿元,加上腾讯公益基金会的1.9999亿元和爱心企业的1.01亿元,总计善款金额超过6亿元,刷新了国内互联网募捐记录。

基金会中心网副总裁陶泽认为,互联网公益受到大量质疑,主要是因为透明度不高。慈善组织不仅要埋头做事,同时也应该重视信息公开,用透明口袋来打消公众疑虑,建立公信力。

只有爱心不成熟,理性公益才持久

建立公信力,被认为是公益行业的立命之本。

去年年底的“罗尔事件”,在刷屏之后短时间内掀起数轮反转,不少人觉得自己的爱心被刺痛。

不过,长期关注公益的媒体评论人张天潘在梳理近年来数起遭遇反转的热点公益事件后发现,这些事件的共同特征都是社会捐赠,即直接指向个人、为个人发起筹款。“正是这些因素导致了后面的很多问题,而这些问题都在损害公益行业的公信力。因此,必须有一个专业的公益组织,作为公众和受助者的桥梁”。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贾西津在分析“小朋友画廊”项目后认为,“制度本身设计是规范的,但欠缺点在于,交代还不够明确。”

根据慈善法的要求,开展公开募捐,应当制定募捐方案,包括募捐目的、起止时间和地域、接受捐赠方式、银行账户、受益人、募得款物用途等。同时,应当在募捐活动现场或募捐活动载体的显著位置,公布募捐组织名称、公开募捐资格证书、募捐方案、联系方式、募捐信息查询方法等。

“在‘小朋友画廊’事件中,大多数捐赠者首先看到的是一个故事,进而被故事打动,要给小朋友献爱心。但他们并没有去了解通过哪种途径捐款,最终款项如何使用。”贾西津说,随着更多信息的披露,这就很容易导致捐赠者发现,自己最初的想法和最终的公益结果并不一致,继而引发事后质疑或抨击。

如果从一开始就交代清楚各项募捐事项,可能就不会引发那么大的传播效应了。但贾西津认为,长期来看,信息的充分完善是对公信力的保护,对整个公益事业的发展来说,更持久,也更可靠。

一直以来,公众对公益的认知,还大多停留在给钱给物的层面,希望通过“献爱心”,受助者能马上改善生活。

“但只有爱心的公益,一定不是成熟的公益。”贾西津认为,每个个体在做公益时,都应该有一个发心,然后去选择有同样发心的、值得信赖的慈善组织。这样,才能从单纯的感动变成使命的选择,从爱心的爆棚转为理性的参与。

内容纠错】【关闭窗口

扫描关注广东省民政厅政务微信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