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版
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English
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政资讯 - 人物故事

信念镌刻于心 品行感动生命

2016-12-13 15:31:17 来源:民政专题
浏览字号
打印页面

2016年5月4日即五四青年节,这不是一个巧合,而是一个使然,民政部组织部属媒体前往安阳市采访救助管理站站长许帅。现年37岁的许帅罹患胃癌近两年时间,但患病期间仍坚守工作岗位,时刻惦念站内的救助对象乃至一草一木。霎时间,笔者脑海里浮现出2014年编辑的两篇安阳市救助管理站的文章——《设立医疗安置区破解救助困境》《两地联动温情救助——小苹果母女返乡记》,彼时殊不知这些创新做法的引领者竟然是一位如此年轻且罹患重病的青年站长。怀着一丝惊讶和无比钦佩的心情,笔者期待呈现一个平凡而又伟大的许帅。

“只要能走动一步,就要坚守工作岗位”

在安阳市肿瘤医院与许帅交谈的过程中,他基本上“三句话不离本行”,始终饱含着对救助管理工作极大的热情,尽管是在他三期化疗反应强烈、身体极度不舒服的状态下,他依然神采奕奕地向来访者述说着近年来站内一系列的发展情况。民政部社会事务司副司长倪春霞在了解许帅身体情况后,嘱托他安心养病,保重身体,有困难组织上会给予帮助,并表示许帅作为全国最年轻的站长,该站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成立医疗安置区以及DNA采集数据,在河南省乃至全国都是比较领先的优秀做法。倪司长还与许帅定下了口头之约:邀请许帅在下一次的全国站长培训会上作交流。聊天中许帅的一句话“只要能走动一步,就要坚守工作岗位”感动了众人。他母亲表示,工作就是他的精神支柱,其父亲说许帅一旦工作就像打了鸡血。显然,他的父母亲已然放下担心,支持他做喜欢做的事情。许帅眉宇间自然透漏着生命本质的高贵。一个听命于心灵,内心干净纯粹的人是高贵的人,他不刻意伪善,也无夸夸其谈,他就真实存在于你我的视线中,投射到周围人群的心灵世界。这其中不乏他勇于担当、开拓创新的工作模式,更饱含他殚精竭虑、甘于奉献的高尚情操。

2013年5月,许帅通过竞争上岗,荣任河南安阳市救助管理站站长,2014年,该站被民政部评为“国家二级救助管理机构”。短短一年时间,为了获此殊荣,他每天吃住在站,以站为家,不分昼夜与节假日,积极组织各项制度的修订编纂、督导站容站貌的施工改造,促进职工服务水平和素质提高。该站由之前的4个科室升级为职能划分科学、合理的救助管理科、接待查询科、财务科、未成年人保护中心、办公室、后勤科等6个科室,健全了19个布局合理的功能室。新成立的接待查询科是一大亮点,负责基础甄别及对接公安部门信息,为受助人员采集DNA血样,及时输入公安部门“走失人口库和人口信息管理系统”,进行DNA血样比对。截至目前,该站已对114名受助人员全部进行了DNA血样采集,并全部推送至全国救助寻亲网,血样采集率和寻亲推送率达到100%。2015年4月,该站通过康复训练和心里疏导及大量人员筛选和DNA血样对比,成功将在站内第一个出生的婴儿“小苹果”与母亲护送到广西,使走失8年的流浪女回到家乡。

许帅有抱负,这种抱负不是对于自身,而是归于救助对象。为了解决长期滞留人员在站外托养机构居住条件差、饮食不达标、护理不专业、监管不方便及站内床位闲置较多等诸多问题,许帅突破思维局限,创新了安置模式。他通过对20余家医院、社区卫生院、养老院、托老机构进行考察,咨询最新政策、法规,借鉴外省先进经验,邀请相关专家预估、测评,主动与财政、卫生和劳动部门协调会商等,于2014年5月,采取政府采购、公开招标形式,与专业医疗机构合作,签署安置协议,在站内设立了医疗安置区,为流浪乞讨滞留人员提供基本医疗和生活保障服务。这是机构专业化服务和管理模式的积极探索。医疗安置区通过药物治疗、心理疏导、康复训练,使113人病情得到缓解,103名受助人员被护送回家。许帅曾对该站副站长杨瑞红说,“对于自身的孩子,我是亏欠的,对于站内救助对象,我是尽责的。”

2014年9月,许帅身体出现了腹痛、便血等症状,但他仍坚持在岗忘我工作。2014年11月,病症愈发严重,其转入北京协和医院进行检查。在北京长达1个多月的时间内,他每天通过手机、网络沟通处理站内的工作,一天中午许帅给杨瑞红发微信,“能发一些站里的照片给我吗?我记得走之前,一些种的果树都发芽了,哪怕拍拍咱们房子也行,真想早点回去”“哈哈,大老爷们居然恋单位,丢人啊,不过真是想咱们救助站,想每个工作人员。”当被确诊为胃癌四期时,面对死亡判决书,他躺在病床上思考了一天一夜,不顾家人、领导和同志们的劝说,毅然放弃北京的治疗,坚持回到工作岗位。回到安阳后,许帅边工作、边住院治疗。由于他的腹腔产生了大量积液,每天导流管要引出10余斤液体,体重也锐减近50斤,但他依然绑缚着导流袋出现在工作岗位上。

2015年7月,许帅病情再次复发,双手和双脚出现了崩裂、溃烂,依赖营养液维持生命。2015年8月12日,天津港发生火灾爆炸事故,许帅不顾日益恶化的病情,主动与天津塘沽方面联系,“天下民政是一家,全国救助一家亲,只要需要,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河南籍老乡们送去亲情”,及时接收安阳籍人员并护送返乡。2016年初,许帅背着家人向有关机构申请了遗体和器官捐献。

“我干的每一件事都对得起良心”

小学时期,许帅就养成了守时与认真的良好习惯,班上的钥匙都是由他来保管的,对他而言,如果迟到了,就相当于地震灾害了。直到现在他都从未睡过懒觉。或许从那时起,便预示着他在工作中会恪尽职守、挚爱事业、勇当先锋、奉献自我。

值得一提的是,许帅对民政甚至是救助行业饱含的极度热情,一定程度上基于家庭的熏陶。他的母亲是安阳市民政局救灾办主任,由于日常工作繁忙,经常带着许帅去灾区现场。许帅尤为记得,在林县(现在的林州)附近,有一所学校被淹没了,周围的庄稼全部泡在水里,学校的老师用脸盆从教室往外倒水,他看到学校被淹了,丝毫没有表现出小孩本能流露的惊吓与胆怯,反而情不自禁去帮老师一起倒水。“现在回想起来,之所以现在愿意做一些善事,和我母亲经常带我去灾区看现场有很大关系。”许帅如是说道。“我特别热爱救助行业,我干的每一件事都对得起良心,我干事情有很高的热情,一些抱负和想法才能逐步实现”“每一天对于我来说,都是一个奇迹的发生,既然我能创造奇迹的话,我相信我在以后的工作当中,我也能创造奇迹。”

许帅人如其名,帅气率真,可谓站内的“颜值担当”,更是民政系统的御用主持人,综合素质优良。许帅之所以选择到救助管理站工作,源于2008年的汶川地震。彼时的许帅还在市地名办工作,汶川地震发生后,许帅作为安阳市抗震抢险队员到达汶川,一进入重灾区秀水镇,眼前是满目疮痍,老百姓基本没有住的地方。许帅的内心特别沉重,深感很多人都是在睡梦中或者不知不觉中逝去了。许帅当时还去了青川县,当看到一张照片显示两座山峰变成了一座山峰,所有的村子全部压在了大山下。当时他就哭了,“这才是真正的爱国教育基地,每一个共产党员都应该来这看一看。”许帅在秀水镇待了一个月,也想了许多,可能从那时起他觉得干工作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要踏踏实实工作,清清白白做人。“我觉得这就是对我的一个改变。”从汶川回来之后,恰逢救助管理站副站长实行竞争上岗,许帅便顺利担当救助管理站副站长一职。

许帅在工作之余,还热心参加反扒义工活动等。每逢节假日晚上,他便在闹市区跟踪小偷,有一年除夕夜,许帅为了抓住新疆籍小偷,都没时间回家吃年夜饭。当天被许帅抓到的小偷竟是个八九岁的男孩,派出所建议许帅将男孩送进救助管理站,翌日清晨便有一帮新疆籍团伙拿着纸条索要男孩,男孩让许帅看他的头,满目都是疤痕,说道,“叔叔,你如果将我送给他们,我回去会被打死的。”当时该站没有中央财政资金,许帅力排众议,坚持将男孩送回原籍,毅然说道,“如果将男孩送走,他这一生可能都会是小偷,但是如果想办法将其送回父母身边,也许他的命运会改变。”许帅始终坚信干救助行业是最伟大的事情。

2014年7月31日,民政部确定安阳市等78个地区为第二批全国未保试点地区,8月27日,许帅带领班子成员,来到荆州考察交流未成年人保护试点工作。荆州是民政部于2013年5月确定的全国20个首批未保试点地区之一。荆州市救助管理站站长叶蓓对许帅印象尤为深刻,他用“好学、担当、创新、率真、坚强、坦诚、乐观”七个词语表达着对许帅坚强、乐观和执着精神的赞扬。当许帅了解到在未成年人社会保护方面,民政部门具体承担的监护监督、监护干预等,都是有法律依据,是推卸不掉的责任时,当即向在场人员表示“未保试点工作不干也得干,迟干不如早干,克服困难也要把事情做好”。许帅从荆州考察回去后,第一时间召开了会议,作了试点工作动员,并在站内工作会议上坦诚表示“我被洗脑了,未保试点工作很有意义,也很具有挑战性,但我有信心做好”,同时指派工作人员与荆州联系,借鉴相关工作资料。对此,当时有不少人不理解,认为试点工作难度大,但许帅态度坚决,“要坚定不移地按民政部部署做好试点工作,荆州现在做的就是我们以后必须做的”,并对如何开展以监护干预为核心的拓展性服务作出了安排,明确了分工。叶蓓说,“像许帅这样对法律责任、政策要求认识程度高,对试点工作抱有坚定工作决心的人,在当时还是少数,也正是这份自信、执着和坚定,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2016年3月,由安阳市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员、安阳师范学院心理学专业的学生和社会爱心人士组成的40人“蓝精灵志愿者服务队”正式成立。该组织旨在通过帮扶活动,从困境儿童的实际困难、心理健康、所处环境等多方面着手,对困境儿童进行一对一帮扶和心理疏导,并建立困境儿童档案信息和台账,制定有针对性的指导方案,用制度和爱心及时为未成年人提供帮扶和救助。叶蓓回忆,许帅曾与之谈及一个案例,一位母亲独自带着3个孩子,其中2个孩子在小学就读,最小的孩子三四岁,未上学,孩子的父亲失去了联系。当时该站针对帮不帮扶、如何介入、提供何种服务等问题存在争议,甚至有人认为这件事可管可不管,但许帅坚持认为这就是困境儿童,许多国家有用的政策和资源应该在实际工作中得到应用和体现。他迅速明确工作责任和任务,安排人员牵线搭桥,最终通过联系居委会,解决了最小的孩子入托的问题,同时为这位母亲解决了一些政策问题,并安排工作人员实行后续跟踪服务。

内容纠错】【关闭窗口

关注我们广东省民政厅政务微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