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版
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English
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政资讯 - 人物故事

卫艳茹:当人们认可了你的服务,才会认可你的职业

北京殡葬服务优秀人才成长记
2016-12-13 15:30:07 来源:中社网
浏览字号
打印页面

卫艳茹在北京市第四届职业技能大赛殡仪服务员决赛现场。本报记者 包 颖

  11月1日至3日,北京市第四届职业技能大赛殡仪服务员、墓地管理员两个职业的决赛在京举行。此次大赛由北京市民政局、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联合主办,北京市八宝山殡仪馆和相关区民政局承办。

  全市共有来自16个区40多家殡葬服务单位及北京社会管理职业学院生命文化学院的818名选手报名参加此次大赛,涵盖市属及区殡仪馆、公墓、医院太平间、殡葬服务公司从业人员、管理人员及职业院校学生,体现了大赛的开放性和包容性。

  经过5个多月的竞技比拼,八宝山殡仪馆董子毅、大兴殡仪馆卫艳茹、武娜分别获得殡仪服务员职业的第一、二、三名;八宝山革命公墓刘芮含、万安公墓刘云涛、八宝山革命公墓李琬璐分别获得墓地管理员职业第一、二、三名。获得第一名的董子毅、刘芮含成为北京殡葬领域第二批获评“北京技术能手”荣誉称号的殡葬职工。

  记者采访了决赛中名列前茅的数位选手,他们分别来自殡仪馆、公墓以及职业院校,通过展示这些有着不同教育经历和工作经历的选手生活、学习、成长的历程,以及他们对殡葬工作认知的变化,来看优秀的殡葬服务人才是如何炼成的。

  本报将根据采访先后顺序而不是成绩排名顺序陆续刊发对北京市第四届职业技能大赛殡仪服务员、墓地管理员优秀选手的群像素描。

  北京大兴殡仪馆礼仪组员工卫艳茹,荣获了北京市第四届职业技能大赛殡仪服务员大赛的第2名。

  科班出身的她,2007年从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殡仪系毕业来到大兴殡仪馆工作,一干就是9年。司仪、主持、引导员、骨灰堂等岗位,她都干过。在之前实习时,她还做过遗体火化、整容等工作。

  刚开始工作,别人问她:“你是干什么工作的?”一向开朗的卫艳茹没有避讳:“在殡仪馆工作。”没想到,对方“啊”的一声,人也似乎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把这些看在眼里,她就琢磨:“人们忌讳殡葬工作,是因为忌讳死亡。然而,医院不也是每天面对死亡么,人们为什么不忌讳医院?不忌讳医生?”

  慢慢地,卫艳茹在工作中找到了答案:“我曾看到一些殡葬从业者,缺乏职业素养,一天一天混日子。如果你都不把自己当回事,谁会把你当回事?我们要提升自身的素养,更好地为逝者家属服务,为他们提供专业的、贴心的服务。当人们认可了你的服务,就会认可你的职业。”

  有一次,她为一个40多岁的男性逝者主持告别仪式。逝者的母亲已是满头白发,在仪式结束后,老人拄着拐棍,深深地给卫艳茹鞠了一躬,表示感谢。“我能感觉到她的致谢很真诚。或许,她觉得儿子的最后一程不孤单、不落寞,走得有尊严;或许,送别儿子的那一天天气很好,告别仪式的环境布置不错,殡仪服务也很到位,让她多少得到了一些安慰,渐渐能够接受儿子死亡这个事实。”

  回想自己做了什么,卫艳茹说,自己不过是在老人悲痛不安的时候递上了一杯热水、几张纸巾,为她安放了一把椅子,让她坐下来休息一下,平复一下心情。对逝者,因为头上有伤,殡仪馆用鲜花做了巧妙的布置,让逝者头上的伤口被遮掩住了,逝者也像躺在鲜花丛中一样;因为遗体冷藏过,虽说化妆时已经擦拭过,但她还是用毛巾悉心擦拭了逝者的面庞,避免有凝水现象出现。“这些微小的举动,家属看在眼里,会觉得你用心服务了。”

  在工作中看多了人生百态、人情冷暖,也熏染了卫艳茹的生活态度。在主持告别仪式时,她很喜欢说一句话:“希望大家能够平下心来,珍爱生命,热爱生活。”电话那头,卫艳茹快人快语,言语间充满生活的热力。

  卫艳茹描述了一家人的生活图景。公公婆婆是教师,喜欢摄影、旅游,会二胡、扬琴;丈夫是说相声的,还会弹吉他;5岁的女儿正在学习古筝、围棋,她也跟着去上课。夫妻二人喜欢烹饪美食,两个人吃饭也能做出一大桌子菜来。“殡葬工作,让我们能够正确地看待生死。我们工作的环境让人很压抑,有时候家属就在走廊上哭。但你看殡葬工作者,很少有愁眉苦脸的,除了工作中保持严肃,其他时间都是乐呵呵的,特别想得开、看得开。”

  在专业上,卫艳茹很用心。大学毕业时,她已经考取了殡仪服务员国家职业技能中级证书,2009年通过了高级殡仪服务员考试,2015年通过了技师考试。并且,2014年她还考了考评员证书。“这几年,大兴殡仪馆很注重对年轻人的专业能力培养,要求大家考初级、中级证书。就拿我们礼仪组来说,一半以上的人都有职业技能证书。”卫艳茹说。

  在工作之余,卫艳茹喜欢读书、旅游、看话剧。“书看得挺杂的。尼采的书我也看,小说我也看,刚看过贾平凹的,心灵鸡汤也看,咪蒙的文章也看。刚看过《烟雾弥漫你的眼》,是一本美国人写在火葬场工作见闻的书。明代张岱的书也看,才读过写夜航船的文章。去旅游时,我一定要看博物馆,看到跟殡葬有关的,我会记下来,处处留心皆学问,它可能就会对我的工作有帮助。”

  卫艳茹记得,2008年汶川大地震发生后,单位组织捐款,安排她主持捐款仪式,上午接到任务,下午就要举办仪式,她立即着手写主持词。“这样的急活儿,就同大赛一样,虽说不多,但遇到了就不能掉链子,这是对工作能力的检验。我也不发怵,就靠平时的积累。”

  问及她的工资待遇,卫艳茹说,交完保险等,每个月拿到手的不过3000元出头的工资。不过,她乐观地说:“马上就要涨工资了!”据她介绍,她有一半的大学同学因为殡葬工作社会地位和工资待遇不高等因素,离开了殡葬行业。

  “未来是不是坚守这一行,这个问题还没有想过。不过,有那么多人对我的工作表示了认可,对我来说就是一种鼓励,让我想更好地为人们服务。我想通过自身的努力,把殡葬工作者的社会地位和声誉稍微提高一点。希望人们听到我的职业,是很平常的眼光,不再‘啊’的一声,把‘啊’字去掉就行了。”

内容纠错】【关闭窗口

关注我们广东省民政厅政务微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