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版
中文简体
English
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政资讯 - 人物故事

1400多名孤残儿童的“妈妈”:她用16年青春为孤残儿童撑起一片蓝天

2018-05-10 15:38:28 来源:广东民政信息网;
浏览字号
打印页面

在深圳市宝安区广深公路西乡段边上,一个绿荫环绕的院子里不时传来孩子们的欢笑声,这里是深圳市宝安区社会福利中心——为300多名孩子和100多名老人筑就的“爱的家园”,也是孤残儿童护理员费英英牵挂了16年的地方。2002年,19岁的浙江姑娘费英英只身到深圳闯荡,成为一名孤残儿童护理员。从最初心情忐忑到被孩子喊了一声“妈妈”后从此坚定信念,费英英以爱心和奉献为孤残儿童服务,先后获“广东省劳动模范”、“全国民政系统劳动模范”、“全国先进工作者”等荣誉,去年还当上了党的十九大代表。16年来,她参与照顾1400多名福利院孩子;其中800多名孩子被爱心家庭收养,帮助他们成功融入社会。

费英英的故事只是广东省儿童福利机构众多孤残儿童护理员中的一个缩孤残儿童是社会上最弱小、最需要社会关怀的群体。为保障孤残儿童合法权益、让孤残儿童健康成长,广东儿童福利机构按照国家要求,标准化精细化开展孤残儿童的“养治康教”工作。据统计,广东省孤残儿童护理员职业持证人员总数973人是全国孤残儿童护理员职业鉴定人数全国获证人数较多的省份,这标志着广东加快儿童福利机构孤残儿童护理员队伍专业化职业化建设,全面提高孤残儿童养护水平。

照顾的孩子90%是残疾

“就像家里人一样,有时还会梦见他们”

“英英姐姐,下午我要表演!”“那你要加油啊,小伟。”“英英姐姐好。”“你吃饱饭没有,小黑?”“英英姐姐,英英姐姐……”“哪个小美女在叫我啊?”……5月2日中午,从走廊到饭堂、寝室的路上,孩子们一看到费英英都忍不住和她打招呼;费英英嘴角扬起温暖的微笑,叫出每个孩子的名字跟他们问好。

从一楼开始巡房,费英英最后来到三楼寝室,看望其中一个她最放心不下的孩子——照顾了13年的小观山。小观山3岁被遗弃,送到宝安区社会福利中心时患有严重脑积水。4岁那年有一天,小观山突然发病送院抢救,正在休假的费英英接到电话后马上赶去医院。手术后的小观山仍然昏迷,身上插着引流管、打着点滴,费英英守在床边寸步不离照顾他,每天为他洗澡、换衣服、用棉签蘸水为他湿润口唇。不经不觉几天几夜没回家,当费英英接到远在浙江的母亲打来的电话时,才想起原来中秋节到了……眨眼13年过去,看着躺在床上的小观山,费英英眼泛泪光:“刚来时才那么的小,现在他100多斤了,我抱不动了。”

宝安区社会福利中心的孩子,90%身体不健康,如患有脑瘫、先心病、智障、唐氏综合征、地贫、残疾等。“照顾每一个孩子都很有难度,有的吞咽功能不好、有的吸收功能也不好,有的只能躺在床上,有的脑瘫患儿因为紧张吃饭时一直咬勺子或者洗澡时四肢僵硬,照顾他们要比一般孩子更需要精心呵护和耐心照料。”进入福利中心工作后,让费英英重新理解生命的意义:“很多时候人们说我们付出了很多,但其实是这些孩子让我更加懂得感恩和珍惜。现在我们就像家里人一样,有时候晚上做梦还会见到他们,休假回家也会想到他们。”


同期18名护理员,最后只剩她一个

然而,刚入职时费英英内心也有过挣扎。

“从重庆民政学校毕业后,来到福利中心照顾弃婴童,每天面对那么多不健康的孩子,有的有传染病甚至艾滋病等不治之症,当时压力很大,也有点害怕。”此外,每天为孩子喂饭、洗澡、换尿片,工作琐碎、重复、24小时轮岗三班倒。刚入职的那段日子,费英英难受得躲起来哭。与她同期入职的18名护理员不到3个月陆续离职,最后留下照顾孤残儿童的只剩费英英一个。

“是男孩奇奇改变了我。”回想起16年前的那一幕,费英英仍历历在目。2002年7月,费英英带着患有先心病的奇奇到医院体检,在医院大厅奇奇突然站着不动,一直盯着旁边的小朋友,那孩子牵着爸爸妈妈的手,奇奇突然抬起头问费英英:“英英姐姐,为什么我没有爸爸妈妈?”费英英感到一阵心酸,一把搂住奇奇、摸着孩子的头安慰说:“英英姐姐就是你的妈妈,福利中心就是我们的家。”

过了三五天,费英英在分饭的时候,突然有人拉着她衣角,轻轻地叫道:“妈妈,妈妈……”费英英回头一看,是奇奇。第一次听到被叫“妈妈”,费英英忍不住流下眼泪:“我当时一下子触动了,觉得他们很可怜,我决定要留下来。留下来之后,我的内心就真的接受这些孩子了,就跟他们经常在一起,不会觉得他们脏,也不会觉得他们丑。那时我19岁,现在16年过去了,这些孩子已经和我分不开了,感觉他们就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孤残儿童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和关爱”

从一线护理员到成为宝安区社会福利中心保育部副部长,费英英还考取了国家高级孤残儿童护理员证书,下一步是考取技师、高级技师;但她还有更高的目标:“照顾孤残儿童,不是让他们吃饱穿暖就可以了,我们提出‘养治康教’的服务体系,还要关注他们的心理情况,特别是青春期的孩子;另外,社会责任感的引导,这跟职业教育也要联系起来,哪怕他们不能养活自己,也希望他们被别人和社会认可。”

在宝安区社会福利中心保育部楼,从幼教班到七年级,每间教室都设立了英语角、墙上贴着中英双语课程表,这里除了孤残儿童护理员和中文教师外,还引进爱心外教辅导孩子们学英语,让他们以后更好地融入社会。走进康复楼,这里配备了语言治疗、运动治疗、儿童康复、感统训练、脑瘫康复的设备设施,还有专业康复训练师每天帮助儿童做康复训练。此外,宝安区社会福利中心还引入了深圳市元平特殊教育学校宝安分教点,从2008年起步时有4个教学班,到现在发展为12个班级、37名老师、为100多名中重度残疾孩子提供特殊早教、特殊幼儿教育、特殊义务教育和职业教育,帮助孩子们更好地融入社会。

费英英去年当选十九大基层党代表,她对十九大报告中“幼有所育”、“弱有所扶”深有感触:“我理解的‘幼有所育’,第一个含义是每一个孩子都应该被养育,第二个含义是每一个孩子都能够受教育,因为并不是所有孩子都有爸爸妈妈,也不是所有孩子都有温暖的家,比如我服务的这些孩子,他们就是特殊的群体,我们的党和政府也没有忘记他们,给他们许了一个美好的未来。不过,除了党委政府起着为弱势群体兜底作用,孤残儿童的健康成长和就业,还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和关爱。”


内容纠错】【关闭窗口

扫描关注
广东省民政厅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