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版
中文简体
English
当前位置: 首页 - 民政资讯 - 人物故事

广州养老院基层护理员:善待老人就是善待我们自己

2018-10-26 16:48:41 来源:新快报;
浏览字号
打印页面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当老人生活无法自理时就需要有这样一群人去照顾他们,这群人就是养老院基层护理员。19年前,陈顺妹刚来到番禺养老院从事护理员工作,第二年,邓玉桃完成护理专业的学业后来到广州市老人院。十几年过去,两位仿佛处于平行世界的养老护理员在接受采访时无意中说出了同样的话:“老人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善待老人就是善待我们自己。”道出了养老院基层护理员的职业价值。

陈顺妹

番禺区社会福利院护理员

陈顺妹有着十几年的工作经验,甚至能通过老人皮肤所呈现的颜色来判断老人这几个小时内有没有翻身。番禺养老院去年新建了一栋楼,没过多久陈顺妹就被调任至该楼层的护理区,负责为130多位老人提供护理服务,与以前相比,工作量翻了整整一倍。

细心观察时刻守护老人健康

陈顺妹负责照料的130多位老人中有100多位是不能行动自如的,像普通人吞咽食物这样简单的动作对这些老人来说都是一项艰巨的挑战,因此护理员更要时刻打醒十二分精神。有一次,护理区内的一位婆婆在吃云吞面时不小心噎住了,喘不上气,脸都憋红了,情况十分危急。陈顺妹熟练地运用一系列专业的急救措施,成功帮助婆婆将喉咙里的堵塞物清理出来。

在养老院,加班是常事,陈顺妹不怕辛苦,她更担心的是老人家属不理解她的工作。“有些人不接受家里的老人被冠上“老人痴呆”这类标签,于是不让老人转移到更合适的护理区。这样对于控制老人的病情其实是十分不利的。”在她和其他护理员的努力下,大多数老人的家属会正视这种问题,令老人获得更好的照料服务。

贴心关怀使老人家重现笑容

随着年龄增长,老人的智力和身体机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退化,由此造成心理落差容易让部分老人变得暴躁、易怒,甚至抑郁。某日,一名专职护理员向陈顺妹反映,她所照顾的张姨近来有点不对劲,整天躲在房间里不出来。她了解到,张姨一直患有糖尿病,而且在不久之前还中过风,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去活动室和大家一起唱歌。对于闷闷不乐的张姨,陈顺妹每天都主动跟她搭讪:“我们都很喜欢听你唱歌呢,最近怎么没见你过来啊?厨房还准备了你喜欢吃的鸡蛋莲子糖水呢。”陈顺妹真诚的关怀和悉心的照料,终于打动了张姨。久卧病床的张姨开始拄着拐杖走出房间,到活动室与其他老友一起欢声歌唱,开心的笑容再一次出现在张姨的脸上。

陈顺妹熟练掌握与老人沟通的技巧,“当人老了就会回到小孩的时候,但照顾老人跟照顾小孩又不一样,对待老人,要适当地迁就他,才能更好地理解他的想法和需求。”



邓玉桃

广州市老人院失智老人照顾中心护士长

在广州市老人院失智老人照顾中心,生活着近250名失智老人,他们大部分丧失了生活自理能力,有些还伴随着日夜颠倒、四处游走、暴躁、易激惹等行为或心理问题。邓玉桃护士长作为失智老人照顾中心的一分子,视老人如亲人,为老人提供全方位的服务。

投其所好让老人融入集体里

“当基层护理员向我求助说遇到不配合护理工作的老人时,我就会去指导他们如何跟老人沟通、如何进行护理工作。”工作18,多“难啃的骨头”她也啃过。

邓玉桃记得,有位老人因妻子患病后无人照顾,被送来了老人院。刚开始时,他不熟悉老人院的环境,整日四处游荡,吃饭洗澡更是不安静。后来邓玉桃观察到这位老人在每次家属探望后,外出的欲望会更强烈,她就跟老人家属建议,这段时间减少来探望老人,让他更好适应老人院的环境。同时邓玉桃发现,这位老人比较爱喝茶,于是积极带他参加中心茶艺活动,让老人冲茶品尝并分给中心的其他老人喝。花了三个月,老人终于安定下来了。

温声细语给老人家讲讲故事

邓玉桃跟中心里的老人交谈时总是温声细语的,也习惯弯腰蹲下与老人保持平视。曾经有一位67岁的孤寡老人陈婆婆,因跌倒导致瘫痪在床,来到老人院后沉默寡言,情绪低落。邓玉桃看到她衣服单薄,当天下班后专门为她买了棉衣棉裤,并时常推陈婆婆到公园或后花园晒晒太阳,呼吸新鲜空气,给老人家讲讲故事,按摩瘫痪的下肢。在她呵护下,陈婆婆的精神一天天的好起来,性格也变得开朗起来。

“家属将老人交托给老人院,就是对老人院的信任,所以我更要当好老人守护者的角色。有些老人的家属在国外,无法时常探望老人,我们会打电话跟家属反映老人情况”。邓玉桃坦言,从事养老护理压力非常大,有想过放弃。但所有人都渴望被爱,没人去奉献爱的话,这个社会还是不能温暖起来,而且老人是最需要呵护的群体,自己在跟老人相处过程中也培养了感情,加上各方面的支持和理解让自己坚持下来。


汪世灏

越秀区东山福利院院长

由于东山福利院远离市区,交通不便,所以院长汪世灏就住在养老院里。

汪世灏不单单是院长,还是养老院的医生和后勤工作人员,夜以继日,工作繁重。他认为,“小孩是祖国的明天,老人是我们所有的人明天。老一辈殚精竭虑将爱传递给下一代,当他们无法再去拥抱爱时,需要有人给予他们关爱。”

引入社工机构关注老人精神需求

东山福利院是市内最先引入社工服务的老人院,汪院长认为,社工机构进驻老人院能带来很大帮助。

护理员感觉压力大时需要找一个情绪宣泄口,这时社工机构就会安排心理咨询师等专业人员去对护理员进行心理辅导或者传授与老人交流技巧。另一方面,社工也会协同护理员去挖掘老人的精神需求。“养老院管理和发展已经不同于往日,不单是满足老人的吃喝拉撒睡就够了。老人有精神需求,他们有人喜欢种花,有人喜欢写书法,他们的精神需求是不同的,院内的护理员、社工通过了解老人生活经历,从而熟知每个老人的特长,并举办多种丰富的活动来让他们的需求得到满足。”汪院长表示。

组织团聚活动关心护理员的情绪

“东山福利院里不少护理员来自外省,我也是,所以很能理解护理员们思乡情绪,我们会尽可能地组织活动让护理员能够跟家人团聚。”虽然近几年院里人员流动趋于稳定,但也改变不了整个护理员群体平均年龄偏大的问题,汪院长开着玩笑说:“我们院的护理员平均年龄在45岁左右,30出头的能叫小姑娘了。”

在采访的最后,汪院长告诉记者:“从事养老护理工作需要很多专业知识支持,从业难度大,承担的风险高。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养老护理工作能够被更多人接受和尊重,这样整个行业可以发展得更加成熟,老人可以过得更开心。”


采写:新快报记者 麦婉诗    通讯员 廖培金

内容纠错】【关闭窗口

扫描关注
广东省民政厅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